白衣苍狗

因风皱面,为雪白头。

【曹荀郭】故人

搭配BGM:譬如朝露,食用更佳。

小短篇,摸鱼。

1

  又是一年清明,稀稀落落的雨水打湿了荀彧窗外的那株桃花,有几枝花的水珠顺着枝干滴进了半开的窗子里,打在了窗边摆放的小几上,一会儿就有了一滩小小的水渍。

  坐在小几旁的人却无心管这摊水渍,雨水混着草木的气息从窗外边漫延过来,荀彧今日没有熏香,但长年的熏香习惯到底还是留在了衣服上。郭嘉生前多病,身子弱闻不得香,时间久了,荀彧去他那里就不再熏香。

  如今军情和政务都少不了他,曹操不在,他负责的事务杂乱,经常能忙到半夜也不能安歇。

  政务都堆在一旁的书桌上,荀彧就端坐在窗边的小几上,小几对窗,只有荀彧一人的位置,却放了一壶酒,两个玉杯。

  曹军中人人皆知,荀令君持身端正,不喜饮酒。却无人知晓令君府中藏有好酒无数,都浇注给了黄天后土。

  荀彧捧起手中玉盏,微抿了一口。

  酒是好酒。

  可惜喝的人却不该是他。

  入喉只余下辛酸苦辣,全不似旧年在颍川所喝那般快慰。

2

  少有人知,郭嘉年少时并不爱饮酒。

  彼时,他们几位至交好友对坐庐中,郭嘉年纪最小,戏志才嗜酒如命,拿了壶竹叶青哄他喝,眉目张扬的少年端了杯子一口干下了喉咙,随即蹙了眉,一张脸皱的可笑,引的周遭好友放声大笑。荀彧咽下嘴里的酒,也不由勾上一抹笑,一向不爱酒的他竟也觉得这酒滋味不错。

  后来,世事动乱,他们分别了好几年,再见已是袁绍帐外。

  昔日眉目张扬的少年已长大,笑望荀彧:

“文若,可否应嘉一邀?”

  那时回答的是什么,去的是哪里,吃的是什么荀彧都已经记不起来了,他这些年经历过的事太多,大半辈子的往事都不愿意再想起。唯独拽着这么点执念怎么也不愿意放。

  尚还清晰的只有郭嘉笑意盎然饮酒的样子,那时郭嘉已经嗜酒,荀彧也曾劝他,酒性上身,不宜多喝。

  郭嘉每次都只是笑回荀彧:

“文若,人生若无好酒,还有何意啊?”语音缱绻,尾带上挑,显然已有三分醉意。

  一双眼却是清凌凌通透。

  多年后,荀彧才明白,曹公给他所写追掉书中“见世事无所凝滞”几字,是何意味。

  到底恍然,这世上,懂曹公者奉孝,懂奉孝者...曹公。

3

  攻打乌桓之前,郭嘉感染了一点风寒,曹操每日都去他帐里看他,荀彧也常去。

  偶尔两个人能遇到,曹操便一脸忧心的嘱咐荀彧:

“令君啊,你替孤劝奉孝少饮些酒,饮酒伤身啊。”

  荀彧倒也当真,每次去郭嘉那里都劝他少喝酒,多养生。结果郭嘉只要一开口,曹操好酒照送。对着荀彧,话也照说。气的荀彧一段时间都懒得去看郭嘉,对着曹操也没好脸色。

  到底是后悔的,如果知道那就是最后一面...

  荀彧还记得最后一次见郭嘉,他懒懒得靠在床上,因风寒的缘故,本就消瘦的身上又瘦一圈,整个人裹在衣服里都显得空荡荡的。手里还拎了壶酒,见到荀彧进来就放回了桌上。一双桃花眼眯起了朝他笑,笑得荀彧一点脾气都发不出来。

“此次...攻打乌桓....”

“嘉必去。”郭嘉仍是笑眯眯地模样,语气却是少有的坚持。

  搅得荀彧心里浮动着影影绰绰的不安。

  郭嘉语气一转:“文若...主公...便交你了。”

  荀彧不曾多想,以为他指的是许都事宜,抬头对上郭嘉双眼时却看到极微小的一抹不舍,快到以为是自己花了眼。

“文若,嘉以前不信命,现在,竟也有些怕了。”

“奉孝......”

“文若,来日清明时,若要祭我,可以酒酹地,需好酒。”

“郭奉孝!”

4

  接到郭嘉死讯的那一天,也是收到乌桓捷报的那一天。

  荀令君接过线报的双手有些微微的颤抖,面上表情却平静的很。他扬手让一旁的人都退出去,顺手带上了门。

  他看了捷报,却没有翻动郭嘉的死讯。终于是放开了挺直的背,靠在了身旁微凉的木桌上。

  果然...果然啊。

  到底还是来不及了....再见一面。

5

  荀彧饮干杯中剩余的酒液,抄起手边的酒壶。微微倾身,将剩下的酒倒入窗外桃枝下的湿土里,酒香混着雨水和花香,逐渐融成一体。

  近年来军情紧急许多,荀彧却从来不对郭嘉说这些,他生前已经足够劳累,半辈子搭给了曹操,去了下面,还是让他多享享福,多给他稍些酒吧。

  以前一直管着他喝酒,如今,也只好多存些酒,这样,日后也能多共饮几杯。

  门被下人打开一个口子,窗外的风吹的荀彧头有些晕眩。

“令君,曹公文书。”

  荀彧点了点头,起身合上了窗,重新坐到书桌前,如今虽然上了些许岁数,他的脊背还是笔直。

“拿过来吧。”

   END

 

 

 

 


评论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