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衣苍狗

因风皱面,为雪白头。

[律医]黑心人

律师x医生

完全是瞎写,请不要被我误导。

1

  艾米丽·黛儿从地上捡起针筒,黑灰色的土在她白皙的指尖留下了印子,她姣好的脸上是汗水和泥土的杰作,灰扑扑的活像个乞丐。她蓝白的护士服已经被泥土弄脏的差不多了。她缩在两面墙的死角里,旁边有一块板子做遮挡。

  她忍过一阵强过一阵的心跳声,听见脚步声离她越来越远,暗自松了口气。

  她已经被送到这个庄园有一段时间了,当初参加这个游戏的目的无非是为了钱,没有一个落魄的医生会拒绝这样大好的挣钱机会,何况艾米丽是个女人,生活起来本就更困难。

  这个庄园像个无形的鸟笼,好像有人给它下了无声的诅咒。每当所谓的“监管者”离他们稍近,他们的心脏就会不自控般的狂跳,以此警示,想要逃出去,就要打开五台密码机,忍受密码机尖锐的敲击声。她们像是被活捉的宠物,将被逗弄致死。

  艾米丽抬起有些无力的腿,跑到最近的一台密码机边上,那些聪明的监管者很快就会回来,她要利用来回的时间努力破解密码机。

  那里已经有一个人了,那是个带着草帽的女孩子,看起来真够稚嫩的。艾米丽知道她的名字是艾玛。

 “嗨?你好。”艾米丽继续手上的工作,友好地朝着女孩笑了笑。

  园丁是个稚嫩的小姑娘,脸上虽然脏兮兮的,却很开朗的朝着艾米丽笑。“真巧,艾米丽。”

  两个人合作显然比一个人快得多。第一台密码机伴随着咔咔的声音宣告了它的破解,刺耳的铃声响起来的瞬间,艾米丽朝着反方向矮身躲在了窗户下。

  旁边挤了个人,是弗雷迪·莱利。一个精英律师,上等人。

  总是穿着棕色整齐的西装和到脚踝的裤子。一头头发用发胶梳的光滑发亮。

  他朝艾米丽勾起了微笑,五官极其英俊,艾米丽却觉得脊背一凉。真正地绅士绝不会像弗雷迪一样带一条鲜艳的领带,他的目光也告诉艾米丽他不是一个足以信任的人。

  第二个密码机的声音很快响了起来。

  弗雷迪微笑着向艾米丽告别,他轻轻在艾米丽耳边祝愿:

 “好运,琼斯小姐。”

  律师的运动神经很好,一会儿就看不见了人影,艾米丽的后背湿透了。

  慈善家克利切·皮尔森跑了过来。

  他的喘息声极重,脸上是痛苦和惊恐的交织品。他的小腿被监管者打中了,一片血肉模糊。艾米丽把他拉了进来,从布包里拿出手术刀做紧急治疗。

  紧急治疗时第三台密码机的声音响了起来,伴随着狂欢之椅飞上天的轰隆响声,还有不知名者绝望的惨叫。

  慈善家先生打了个哆嗦,显然很感激艾米丽,没有瞎掉的那只眼里是显而易见的谢意。

  艾米丽匆匆给缝合做了个收尾,感受到心脏有逐渐紧缩的趋势,和克利切分开朝两边跑去。

2

  艾米丽破解着第四台密码机,还有一台,还有一台,她就可以出去了。

  狂欢之椅上天的声音又在耳边响起,是克利切的惨叫。

  没错,当然是克利切。

  医生勾出一抹微笑,受了重伤的慈善家怎么能活着离开。

  那是她为屠夫准备的祭品。

 “咔哒。”第四台机器,解开了。

3

  艾米丽从布包里小心地掏出药抹在胳膊上,她的胳膊上有一长条监管者砍伤的血痕,好在代价是成功从他眼皮子底下逃了出来,艾米丽掏出针线把伤口细细的缝了起来,没有打麻药,医生也没有坑一声,白皙的手臂上是黑色扭曲的线条。

4

  第五台密码机,开了。嘹亮的哨声环绕着响了起来。

  艾米丽朝着大门猛冲了过去,弗雷迪在前面,艾玛快追上她了。

  心脏又开始紧缩,艾米丽的腿开始微微的抽筋。

  要...来不及了么。

  回头的律师猛地把手里捡到的手电筒砸了出去。

  艾米丽听到尖叫,手电筒精确的砸到了艾玛的腿上,让她摔倒在地,艾玛祈求的望着艾米丽,希望她能够把她带出去。

  艾米丽没有回头,她听到艾玛的惨叫和监管者愤怒的击打。

  弗雷迪轻轻在耳边笑了几声,抓住了医生的手。

  他们两个跑出了大门。

  END

  我对不起园丁小姐姐和慈善家。

  这就是两个三观不正的黑心肝的故事。


评论(5)

热度(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