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衣苍狗

因风皱面,为雪白头。

「盾冬」当归

Steve走进瓦坎达的作战室,最近这些天,他们都处在不停歇的作战中,废墟需要重建,伤员需要安置,不愿意就此妥协的超级英雄们忙的团团转,思考着挽回一切的方法。

多条生命的期望寄许在他们的身上,是沉重的责任,也是自己迫切的希望。

T'Challa新准备的作战服沾染了外星生物气味奇怪的血液还有大片尘土飞溅的痕迹,可是那个脸上充斥着睿智神情的国王已经不见了踪影,女将军撑起大局,这个迷雾中的国家终于暴露了出来,和世界上所有人共同承担着伤痛。

一向爱干净的Natasha在高强度的作战下也没有顾虑的时间。最好的情况是回来还能睡上几个小时,最差的情况是连着好几天都在连续战斗。很少有人说话,活跃气氛的笑话只能换来僵硬的敷衍的笑意,空气里弥漫的日益压抑的气息无不昭示着风雨。

尘土,血液,疲劳,绝望。

Steve走到房间,Natasha在包扎伤口,昨天她的手臂被一只外星怪物打伤了,好在Natasha反应奇快,一枪崩了那个畜生,没有造成更严重的伤势。

现在的局面无法再承担失去任何一位战士的后果了。

Natasha把绷带一拉,利索的打了个结,手法娴熟,朝Steve打了个招呼。

Steve朝着她点了点头,却疲累的勾不起笑容。尽管如此,他还是拿起手边的水壶,朝着窗边一盆小花浇了水。

那盆花不知道是什么品种,却极美,纯白又柔嫩,小小的一朵,被翠绿色小巧的盆拥着,朝着天空伸展开。

Natasha的神色一瞬间变得有些忧伤:“cap……”

“我很好,Nat”Steve伸手轻轻碰了碰白色的花瓣。柔软的花随着他的手指轻轻颤了颤,Steve笑了起来。

他把Bucky消失时的那块土挖了回来,上面开出了白色的花。

“我和Bucky从很小的时候就认识了,快一百年了。”

Natasha看着Steve脸上灰土也遮掩不住的温柔,还有眼睛里一目了然的深情。这两个老冰棍的感情从来都是这样。

不澎湃,却总是在安静的流淌着,像河里的水,呼吸的空气,或许不太引人注目,却永不停息。

Natasha曾经羡慕过这样的感情,却也知道这份感情是在时间和苦难中淬炼而出的,可遇不可求。

Steve松开手指,坐到椅子上,把身体的重量下放。整个人是难得的放松,眼睛仍旧望着花。

屋子里沉郁的气味缓缓的散去了些许,阳光照了进来。
瓦坎达的阳光极为温暖,透过窗子,照进这间不大不小的房屋,琐碎的颗粒轻轻飘荡在空气里。

有些昏昏欲睡。

“在那截火车上,当我看见他的手从我手心里滑过去的时候,我是在那个时候,Nat,虽然有点晚,我才意识到我爱他。”

Steve搓了搓手掌,他的手宽厚有力,现在却遍布尘土,指甲缝里还有泥和血迹的痕迹。摩挲后,泥土细细的掉落下去,露出干燥的掌纹。

“我曾经以为Bucky是我最好的亲人、兄弟、朋友,战争的时候,我们并肩作战。他总是笑我穿制服的样子像个健美先生,跟我抱怨军营的食物难吃的要命。
等战争过了,我们可以回布鲁克林,在那里盖一座白色的房子,不需要很大,两层就够了,或者一间小平屋?他可以住在我的隔壁,他那么浪漫,一定会在家外种很多花,我觉得玫瑰就很好,我们每天早上都会问好,或者说几个笑话,然后去晨跑,下午可以带着家人去野餐,他一定会把自己不爱吃的东西偷偷扔掉。”Steve突然笑了,低低的声音震颤着泄露。脸上是无奈的纵容的表情。

“我想,我的一辈子就这样了。”

“在Bucky掉下去的时候,我突然意识到,没了,那些都不重要了。我把他弄丢了。”

Natasha不安的拨了拨头发,觉得包扎好的手臂又开始隐隐作痛,她张了张口,看着Steve温柔的眼神又把话咽了回去。

“我失去过他三次。”

Natasha握住Steve的手,像是要给予他力量,两双干裂的手像是在缅怀着什么。

Steve很快的诉说,语气很急很冲,眼眶通红,似乎是回忆着什么,承受着什么,跟他平时得样子截然相反。

“第一次我很绝望,于是我把自己撞进了西伯利亚的冰原里冻了七十年。
第二次他跟我说他要把自己冻起来,我还是很痛苦,我想上帝为什么要给他那么多苦难而不愿意施舍一点阳光?”

Natasha打断他:“你就是他的阳光,你就是。”她的声音不知何时也有些颤抖。

灰尘逐渐沉淀,阳光收束起来,只有一缕还眷恋在窗口不愿离开。屋子里很安静,呼吸声缓缓。

快要日落了。

Steve安静了,再度开口的时候恢复了语速,甚至柔和了面部表情。

“第三次了。他又离开了。”

Steve站了起来,活动了一下身体,僵硬许久的骨骼发出了脆声,他朝着Natasha微笑:

“我在等他,等他回来。”

Natasha把遮在脸上的手拿下来,被染成白色的发丝温柔的在脸颊旁垂落着,她忍住心里的酸涩:

“of course.of course.”

Steve回到房间外,拿起一罐热咖啡喝了一口,闷热的风吹在他的脸上,吹的他闭起了眼睛。

他本来不是很爱喝咖啡,这玩意儿对有着四倍体力的美国队长来说并没有太大的作用。只不过长久的战斗需要他补充体力和集中注意力。

而且Bucky很爱喝。

苦涩的味道从舌尖蔓延开来,液体顺着喉咙滑下去,嘴巴里又萦绕着淡淡的香气。

Steve把喝完得咖啡扔进垃圾桶里。

今天还不错,他想。

日落了。

他还在等他回来。


End

课上摸鱼写的,果然还是小短篇令我快乐。
这篇短篇的灵感大概是在夕阳下的老爷爷抱着猫坐在躺椅里等自己老伴儿回家的那种氛围,旁边最好还有个老旧的收音机的那种,不知道有没有写出来。
写的时候就是,脑子里的画面:队长灰头土脸得坐在椅子里跟寡姐聊天,要有点阳光,但不能太多。场景可以灰暗,色调却要暖的。刚开始可以激烈可以伤心,但最后必然是要安稳的期许的等待一个长久未归的恋人的模样。
是要抱着期待得,认定一个人,黄泉白首也要等下去的执着。

评论(3)

热度(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