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衣苍狗

因风皱面,为雪白头。

「盾冬」One day

01
醒的时候还早,空气里有股清新的水汽,早晨冷又淡的露水气息。一点点光透过棉麻的窗帘漏进来,极其柔和的光,太阳还未压过地平线,连眼睛都有清醒的余地。

Steve感受着胸膛上规律的呼吸和手臂上温热的触感,轻轻低头在棕色的发旋上轻吻。他脸上绽开一抹稍显轻松得微笑,下一秒闯进一片朦胧的绿色海洋里。

刚睡醒的男人本能的蹭了蹭Steve的胸膛,像是留恋着温度,卷发凌乱的饶着,苍绿色的眼睛里有某种漂亮的纯真。

“早,Bucky。”Steve俯下身去,在那张晨起略有干燥的唇上轻轻啾咪一声,留下一个轻柔的吻。

Bucky有些茫然的睁着眼睛,红色的舌尖快速的舔过唇,再缩回温热的口腔,将本就红的妖异的嘴唇变得几分湿润。

“早,Steve”晨起的声音比平时低了不少,还带了点沙哑。听得Steve心脏乍跳。

Bucky没有给Steve进一步动作的机会,他倾身压了压,将身体更进一步的贴合,Steve轻笑着迎合Bucky的嘴唇,胸腔带出阵阵沉闷的笑意。Bucky的耳朵绕上红色。他温柔的勾着他的舌头,轻轻的啃咬和湿濡。这个吻并不激烈,拥抱却很紧,甚至有些发痛。

皮肤和皮肤在相处的地方互相温暖,是令人沉迷的温度和安心的气息。

“煎蛋?”Steve轻轻松开Bucky被吻得泛着水光的唇,喘息着朝近在咫尺的人问。

Bucky闭着眼睛,额头靠着Steve的额头,细细的喘息互相交错着融合。他轻笑:“还有牛奶。”

Steve又在他唇上轻触一下,快速起身套上了衬衫和裤子,而Bucky,他喜欢慢慢来,毕竟他的金属臂对力量的掌握还不到家,为了避免把衣服和裤子扯烂给Steve增加经济负担,他更倾向于慢工出细活。

通常Bucky洗漱完的时候,Steve会做好早餐,他的手艺其实不如Bucky,甚至蛋还煎的有些焦,但Steve只想让Bucky在床上多呆一会,哪怕多休息一分钟也好。

02
Bucky甩干手上的水珠,把早餐的碟子放进碗柜里,他一向负责这个。买的洗洁精是橘子味的,一股潮湿的水汽混合着皂感和酸甜味跃入超级士兵的,他和Steve都喜欢这个,有点像很多年前Sarah身上的味道。

暖洋洋的早餐让他的胃很舒适,他在思考接下来一天的安排。

Steve从背后搂住他,下巴勾在他的肩膀上,Steve比他要高,每当做这个动作时,都要佝着背,像一只动作笨拙的大熊。Bucky想着不由笑出声,Steve埋在他肩膀上蹭蹭,疑问的轻哼。

“没什么。”Bucky轻轻掰过他的头,亲了亲他的男孩。

Steve回吻他。

他们从来不避讳用亲吻传达自己内心的感情,当语言无法承载爱意时,也许肢体能。

03
Bucky决定下午看电影。当然是在他们自己家里看老式影机。不得不说。在某种程度上,他们都还没有适应现代的某些东西,比如现代电影之类的。

那是一部很老的片子,比起电影或许更像纪录片。

Bucky躺在沙发上,他把整个人缩在沙发里,Steve给他洗了水果,他挑出葡萄,时不时塞到Steve嘴里,有时候指尖碰到Steve的舌尖,Steve会轻轻吻一下他的手指。

看到一半的时候Bucky睡着了,电视上的画面还在闪动,他靠在Steve身上,鼻翼翕动,面容沉静,嘴唇上挑,像极了七十年前的中士。

Steve把毛毯往上理了理,上次他们去迪士尼的时候买的美国队长限量款,Bucky把它放在了客厅的沙发上,他喜欢在看电影的时候抱着它。

Steve环着Bucky,一种久违的放松感席卷而来,那是在过去的动荡里从未有过的奢侈,以致于他的意志也被通通瓦解,眼皮屈服于睡意。

太阳暗下来,客厅里两个男人熟睡着,除了电影里男女主角的说话声,只有空调的翕张。

电影的内容并不重要,他们还有很多时间可以去重复,去感受,哪怕是浪费。

04
“你应该叫醒我的。”Bucky垂着眼,眼睫毛遮住了大半绿色得眼珠。

Steve在给他洗头,而他的金属臂只会夹断头发。轻柔的泡沫被小心的和眼睛隔离开,Steve熟练的拧开开关,将温热的水流拂过Bucky的头皮:

“我也睡着了,Buck,而且这部电影太无聊了。”Bucky不置可否的垂了垂嘴角。

他无辜的仰头的时候湿漉漉的棕色发丝在眼角打转,眼睛被打湿的如同浸过水的水晶葡萄,水滴顺着发丝流过下巴的凹陷坠落在锁骨上,向下蔓延出难以言喻的弧线。

Steve不需要犹豫,亲吻的战火一触即发,他捧着Bucky的脸,舔舐,勾起舌头,像要和对方同归于尽的缠绵不休。

Bucky的头发扫在Steve的脸上,轻微的痒,唾液翻搅的水声把皮肤点燃。Bucky努力下咽,发出委屈得轻哼。

Steve要把七十年来欠缺的一切补上完美的结局。

很快他们就不再满足于吻,赤裸的皮肤,激烈的摩擦。

爱意激发兽性。

05
Bucky困倦的眯着眼,过于激烈的情事让他的眼角红的惊人。潮湿的水汽还沾在睫毛上。Steve有一下没一下的揉着他的腰。

Bucky蹭过去贴着Steve,在他得唇上轻吻。“晚安,stevie。”

他放任自己跌入熟悉得黑暗中,只不过如今那不再是惶惑的噩梦,而是更为坚定的某种承担。

噩梦褪去了恐怖,也可以让善良的人安卧。

Steve轻吻Bucky的额头,像是小时候布鲁克林那个16岁的男孩,也像是七十年前某个寂静的军帐中,金发的队长对睡梦里的人作出最沉重的承诺。

“晚安,my love.”

End

评论(6)

热度(27)